薄荷维

头像是本人,画师@桥一座
微博:@不给喝的薄荷维
社团:@无境之蓝

我死了

今年卡位都没卡

辣鸡维维QAQQQQQ

 @对酒忽暝 生日快乐!!么么!!!!给你一个点梗的机会!2k字!!!

写不写就再说

看到有转发的朋友说,不想一直看到是这些周边

我也不想啊(叹气

有想法的东西不是需要钱就是需要印量

明年等宝宝考完试再看吧,搞不动就佛系庆生好了

【叶蓝】出租情缘(下)

@18年广州叶蓝茶话会 给茶会的无料!!恭喜茶会顺利举行!文末放个丰收图x

梨梨点的出租车司机叶×记者蓝的设定(然并卵x

(上)走这


蓝河上了出租才反应过来,现在九点多,虽是夜生活刚开始的时候,但叶修不是出租车司机吗,怎么不用上班?说好的“有需求就找我”呢,根本靠不住啊。

“你今晚不用上班?”

对方这次没有秒回,隔了一会才发来语音,点开之后,里面还有黏黏糊糊喝粥的声音:“没呢……今天休息。”

的确是离蓝河公司很近,一个起步价就到了,他沿着微信上的定位七拐八绕,钻进了一家没听过的“俞记”。

店里人不多——或者说只有叶修一桌子人,蓝河一进去就被招呼过去,碗筷还没来得及洗一遍,就被塞了本菜单。

“想吃什么自己点啊,或者直接和老板说也行。”叶修指着边上穿着清秀的青年,长得白白净净,倒像是南方来的。

“你好,我是喻文州。”喻老板一开口,就是标准的粤语,最近被京片子荼毒的蓝河顿生亲切,菜单也不看了,张口报了几份茶点。

“行的,那你先坐会,喝点粥暖暖胃。”

蓝河看着喻文州走进后厨,桌上碗里已然盛好了一碗粥,还没开始喝呢,就被同桌的其他人打趣:“老叶,你又从哪里拐来这么个年轻小伙子?我说你什么时候想到光顾喻老板的店了,原来是另有所图啊。”

“别瞎说,”叶修样子倒比那天精神不少,胡子刮过之后看上去的确比蓝河大不了几岁,他手上夹了支没点燃的烟,带着笑意反驳道,“最近还不是连着载了好几个广州的乘客,昨天碰到个可能说的小姑娘,把我说饿了,今天就来光顾一下文州的生意。再说……”

叶修朝后面喊道:“文州啊,你招牌上那个口字旁什么时候加上去啊,好好的‘喻记’变成了‘俞记’,看着怪不习惯的。”

“你就别操心文州了,你还是先介绍介绍这位小朋友吧。”

“人家也不小吧,就那天夜黑风高,我开着我的车经过隔壁那条街,突然发现一个落寞的身影……”

“老叶你可别夸张了,闭嘴闭嘴。”

“车,什么车?总不见得还是你那破大众吧?”

“呃……我就那天加班,半夜打不到车,叶哥正好路过。然后车上他……反正就是加了个微信。对了,我叫蓝河,在隔壁蓝雨大楼里做文编。今天正好看到叶哥的微信,就……误打误撞过来蹭一顿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是不是老叶太烦了你不得不加他!”

“我天这是什么上个世纪的剧情。”

“老大你半夜没事做来找我喝酒啊。”

蓝河一碗粥喝完了,桌上其他人把他和叶修认识的经过,还有自己的底细已经扒得差不多了,大家笑过闹过之后喻文州也正好把蓝河加的菜端上来,大伙再陷入下一轮争夺。

肠粉咬在嘴里化开,正是熟悉的口感和味道。蓝河意犹未尽,想再来一块的时候,盘子里已经空空如也了。

好在喻文州早有防备,又从后面端上来一盘:“你们吃个茶点也要抢,还好我准备的多。”蓝河这次学乖了,赶紧多夹几块到碗里,再慢慢品味。

餐桌上除了讨论这个口味问题,多多少少谈论些时事,最近的公交车事件和一些遭到和谐的东西被翻出来讲,蓝河意外的收获了一些不一样的见解,对叶修的印象也从“普通爱搭话的出租车司机”变成了“见识广的出租车司机”。

大快朵颐后,叶修拉住蓝河:“你打车吗,我送你回去?”

“刚刚吃饭多少钱?我微信转给你。”

“没事,你给我讲讲最近的新闻呗?就那个公交事件,你们怎么报道的?”

“那个不是我负责的,我也不清楚。说白了,还不如今天饭桌上听到的多,”蓝河苦笑了一下,“不过为了吸引读者,原本往女司机上带节奏的报道都写了两篇了,还好后来警方通报及时出来。”

“哎,现在这个大环境,一个小小的编辑想要守住自己太难了。”这样的话没想到是从一个出租车司机口中说出来,蓝河侧脸看他,突然产生了些许心酸。

“谢谢师傅,多少钱啊,我和饭钱转你120够吗?”

“说了几遍,叫叶哥。”

“呃……叶哥多少钱?”

“都叫叶哥了哥还能收你钱吗?下次请我吃饭就行了。”蓝河还没来得及回话,叶修已经开着他的小出租走了。

载人不收钱的司机,可真是个怪人。

 

叫车软件尚未恢复,蓝河每每出门都能偶遇叶修,有几次他都和朋友说好了借住一下,最后还是被叶修拉着送回了家。偶尔两人也搭伙出去吃个深夜食堂,除了能说之外,叶修找餐厅的本领也是强大,一个月过去了,蓝河钱包没瘪多少,体重倒是肉眼可见的涨上去了。

难道北京的出租车司机那么赚吗?再说叶修这个知识量,做个自媒体都可以啊,何必日夜颠倒的开出租呢?蓝河还没想通,就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和叶修偶遇了。

这回才是真的偶遇——在公司的会议室里。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蓝河对“叶哥”这个称呼已经很习惯了:“叶哥你你你你……?”

叶修还没来得及回答,带蓝河的主编梁易春已经一本子敲了过来:“什么叶哥,快叫叶老师。这是我们专栏刚签约的君莫笑,原来的笔名你可能熟一点,叫‘一叶之秋’。”

“叶老师你别介意啊,这是我们部门新人,蓝河”

梁易春的介绍把蓝河的震惊压在了喉咙里,他浑浑噩噩地和叶修握手,又满脑子感叹号和问号的开完了一场会。

趁着散会的人潮涌动,蓝河挤到了落在后面的叶修身边:“叶哥!”

“哎,我怎么觉得认识你到现在,这声叶哥最有诚意呢。”

“叶哥你还开我玩笑!不是说是开出租的吗!”

“我不开出租你就不认我这个朋友了吗?小蓝同志你这个阶级观念不太好哦。”

“不是,不是……你怎么……哎!”蓝河愤愤的抓了抓自己的一头乱毛,最后气急败坏地给叶修甩下一句话:“今天八点在楼下等我,找个地方吃饭说清楚!”

“行啊,小蓝你今天不加班?”

“我要是加班你就在楼下等我!感觉自己被玩了一个月!”蓝河颇有怨言的说道。

“哎,别那么说呀……”


【我也想TBC但是我T不动了……】



【叶蓝】出租情缘(上)

 @18年广州叶蓝茶话会 给茶会的无料!!希望明天茶会能够顺利举办!!!

梨梨点的出租车司机叶×记者蓝的设定(然并卵x


蓝河望着空无一人的街道,掏出手机看着上面刺眼的时间——“01:35”。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咋办呢,这家到底回还是不回了。

没想到刚来北漂三个月,工作是没出什么大问题,反而是交通上大大的不便利。租的房子在北边,他工作的地点偏偏在南边——这就不说什么,跨越一个城市也是常有的事。但新调来后,工作难度明显有提升,比起原来时限又紧,加班到凌晨更是常有的事情。地铁没了,深夜公交要两个多小时——回家还睡啥啊,干脆洗个澡再回来上班呗。

原本还能用一下叫车软件,但之前因为案子停止运营了,连省钱的拼车都没法搞,蓝河捏着手机站在路边,在考虑叫出租车回家的可行性。

就在他考虑这个能否报销的同时,一辆出租车悄无声息的就停在了他身边。

“小兄弟,去哪?”

蓝河警惕的看着这位不请自来的出租车,脑海里闪过前两天刚做过的出行安全专题,里面有不少例子就是半夜“正巧”出现在你面前的套牌黑车。

对方可能是没想到大半夜一个大小伙子还紧张成这样,“噗呲”一声就笑了出来,伸手敲了敲车门:“别看了,正规出租车,新月公司的,我工号是0529,欢迎打电话查询。”

“行吧,师傅,去彩虹小区,就海淀区XX路的。您认识吗?不认识我给您导个航?”蓝河被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再观察了一下的确是出租车的模样,为了以防万一还特地绕到车前去记了车牌发给朋友,顶着司机师傅有些玩味的眼神坐上了副驾。

“认得,那里我知道,隔壁那条街的卤煮特好吃,等会送完你正好可以去吃顿夜宵。”司机等蓝河系好安全带后,打表拍档一气呵成,载着乘客奔向晚归的港湾。

坐在副驾上,自然就少不了多看两眼司机,一开始停下的时候路灯昏暗,蓝河听到沙哑的声线还以为是位中年大叔,坐进来借着马路上刺眼的灯光才发现,司机看上去也不比他大多少。长期日夜颠倒的出租车工作,让他眼圈加深,加上长期吸烟的嗓子,蓝河一开始认错也是正常的。观察他人一半是职业习惯,一半是夜路担心精神问题,看在对方虽然神情松散,但两眼炯炯有神,应该不会突然睡着。

蓝河很快又自嘲起来:难道自己的黑眼圈比他能好多少吗?隔壁组的小月还日常提醒自己,哪怕是单身老gay,也不能放弃自己啊,哪怕天天熬夜通宵,护肤健身也是必不可少的。

对,没错,蓝河就是个28岁还没谈过恋爱的北漂基佬,现在夜深人静,坐在出租车上的他忍不住感慨自己的人生缺少了点什么。

汽车驶上了四环,蓝河已经回忆到了中学时期的一次小考试了,这时司机突然开口,还把沉浸在记忆中的蓝河惊到了:“我听小兄弟的口音,南方的?”

对方还担心蓝河的戒备,特意补充了一句:“聊聊天,不然光开车有点闷。”

都这样讲了蓝河还能怎么办呢,为了自身安全也要陪聊啊:“对,广州调过来的。”

“你上车那边我记得是报社?记者?”

“也没有……记者也算不上吧,文字工作者。”

“这边来没多久?我看之前在那边经常打车的小伙子是另外一个。”

“对,就是他回老家了,我才被调过来替他的。”

“行,反正这一片晚班基本都是我,回去没车了找你叶哥啊。”

“好啊,师傅你姓叶呀?”蓝河被他的语气逗乐了,但是转头一看计价器上的数字又笑不出来了,这跳的可都是他的血汗钱啊!

像是注意到对方贫穷的眼神,司机轻咳了一声:“多来光顾呀,你那边倒也不是特别偏,包月给你打折。”

蓝河连连摆手:“坐不起坐不起,一周一次都要我命了。要是能拼车就好了,但是我现在下班时间也不稳定,连个车友都找不到。只能争取提高工作效率早点下班赶上地铁……”

“我听你这说的,怎么感觉跟汇报工作一样,等会下车的时候扫个微信呗,反正有需求就找我,有好吃的也吱会我一声,日报没新闻了也可以问问我,北京城的大事小事,谈不上无所不知,但也是了解七七八八的。”

蓝河满脸黑线的答应下来,心里最后一丝困意也被赶得一干二净,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这个爱搭话的司机。但是为人和善的小蓝同志,还是在下车的时候乖乖扫了对方递过来的手机,看着对方头像上一个歪歪扭扭的“笑”字,蓝河真是笑不出来,本想敷衍一下,不点申请,但司机钱也不收就等着他发送邀请,蓝河只能点了邀请,看着界面上“叶修”两字,干巴巴地问:“好了。师傅多少钱?”

“叫我叶哥就好。我看看你叫啥……蓝桥春雪?小伙子怎么称呼啊,我好给你备注一下,不然就直接叫彩虹小区了。”

彩虹小区本来挺温馨的一名字,怎么被他一念就觉得gay里gay气的。“蓝河,蓝天的蓝,河水的河。”

“好嘞我记好了,小伙子赶紧回去睡觉吧,我去吃夜宵了。对了,上午别找我哈,我工作时间是八点之后。”

蓝河进了楼道后看到出租车渐去渐远的灯光,感觉比黎明前的星光还要亮眼。

 

蓝河一向是不删好友的,本着“发个链接兴许能涨几个阅读量”的原则,他也不会主动去屏蔽其他人。没想到又是一天加班结束后,正准备问问有没有人一起走的蓝河刷到了之前那位司机的朋友圈:

今晚夜宵吃早茶,正宗实惠,有人一起吗?

满满当当的九图,瞬间勾起了随便应付好几天的蓝河的食欲,加上是阔别已久的粤式茶点,这时候他也顾不得吐槽大晚上吃早茶或是配着的标语了,赶紧一个消息发过去:

“叶哥,看你朋友圈发的图,想问一下是哪家店,有地址吗?”

对方回消息倒是很快,跟着消息一起来的还有一张虾饺皇的图片:“小蓝?要不一起来吃?就在你公司附近。”

蓝河考虑再三,还是没抵住家乡的诱惑,照片里的虾好像都活了一样,粉粉嫩嫩的在问蓝河为什么不来吃它们。

大概这就是没来由的乡愁吧。

蓝河秒回:“OK,你发地址我打车过来。”

 

【TBC】

文手二十题

既然 @对酒忽暝 还有脸圈我,那我就填一下吧。

狗逼,你的稿子呢????????????


1.笔名由来

蓝桥路远无由见

 

笔名出自上面那句诗。

无论是全职里的叶蓝还是和蓝河的距离,终究是太远了。

这样一看好悲观啊

2.什么时候开始写作 是什么动机让你继续写下去

 其实初中就开始写了,那个时候有一位很好的朋友一直鼓励我。高中是和另一位基友YY RPS,也写了好几本。

大学太无聊了,看了女神的《定风波》后站稳了CP,开始尝试自己动笔写同人。

 

 写下去的原因……可能就是想把故事讲出来吧。虽然很多时候太懒了选择自己吃掉

3.感觉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的 别人对你的文风又有什么看法

 感觉好的时候还是比较欢快跳脱的。希望大家能get到我的笑点或者说觉得这个情节还挺有意思的。

但是最近这两年觉得自己的文字越来越没意思了:(


别人的暂时不敢去问呢(。

4.早期文风和现在落差大么?

大。人总是越想越多嘛,感觉回不到过去的心境了(。

5.喜欢的风格(故事的走向和文风之类的)

傻白甜爱好者!

画风正经的瞎扯也很喜欢

6.觉得自己擅长写什么

只会写短篇,现代

7.觉得自己不擅长写什么

长篇,古风,奇幻设定

8.写一篇大概要多长时间

看当天灵感之神有没有眷顾我

9.在动笔之前要花多久准备

准备三个月的玩乐,三天的死线

10.在创作的的时候有什么特别的习惯?它有没有造成什么困扰?

 写一篇的目的是为了一个场景,但写完之后和想象不一样/没坚持到那个场景的出现,很让人崩溃

11.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喜欢用什么工具?

打字,就普通word,一定要用电脑

12.有写草稿的习惯么?草稿和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么?

偶尔会。

完全不是一个故事。

13.喜欢写什么样的题材

 现代吧

14.最喜欢的文学创作者?有影响到你的文风么?

 我其实是一个比较容易被影响的人。

喜欢的作者很多,但开始看网文后好像都不怎么读了(。

15.你有梦想过当上作家么?

 没有,我觉得我不行

16.在文字创作上有什么特别的经验和回忆么?

大概是第一本本子拿到手的时候吧

17.那么,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么?或者你对它的热衷程度如何?

 喜欢,喜欢想故事,但写好一个故事太累了。

18.从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请节录一个片段。

 一年内比较满意的应该是《一波流》吧,虽然最想写的那段又崩了……

早起很多文字都有亮点,现在就(。

19.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么?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么样的改变?

不喜欢,辣鸡。

先多看书吧

20.圈五位我比较好奇的写手。

其实还有几位,不知道是不是还用这个账号,也不知道愿不愿意被我打扰,就圈几位代表一下~ 

@Asa 

@昨日未完 

@洛北天清° 

@水流花開 

天啊!!!!!!!!!!!!

明年喜迎两个猪宝宝

我要高兴得昏过去了

愿望还是要有的!

不是自己的更好了!!!!

黄沐的合唱团pa我已经圆满了!

所以有没有人来写个叶蓝的攀岩pa满足一下我呜呜呜呜全员也很好啊真的很合适多人QAQ


【小声BB,我还脑了一个蓝蓝是按摩师,然后给叶修按摩的时候发现他好多旧伤,然后被运动员叶拐去尝试攀岩的故事……

【叶蓝】电竞社招新指南(下)

*上班快乐(……

*校园pa,女装梗有。莫名其妙一见钟情的OOC【没用勇气看第二遍的文

(上)

照例感谢茶乐太太!


接下来几天蓝河抱着那一分钟不到的录屏360°看了无数遍,虽然不是男神本人的账号有点可惜,但这也是两人难得的近距离接触啊,他是说在游戏中。连社团里准备女装,问他三围的时候,他都爽快报了,虽然差一点被套话把某部位的尺寸也给报了出去(。

面对着不到一周的灾难,蓝河秉着得过且过的精神,做一只十足的鸵鸟,沉浸在喜悦之中。殊不知他坑爹的舍友和更坑爹的社团同胞已经偷偷把他要女装这件事传了个遍,好多男生女生就等着看那天他精彩亮相呢。

吃完饭蓝河日常进游戏,没想到之前不抱希望给黄少小号发的好友验证被通过了,而且!他!在!线!!

“老蓝你好了没,你那破电脑是不是不行了,进个游戏都那么久?”

“没,我有事不来,你们直接开吧。”蓝河拒绝了舍友的邀约,在思考怎么搭讪男神显得不突兀一些。

叶修上线时看到之前的好友申请,也没多想就通过了。魏琛找他无非是坑人,当他小号成功潜伏并狠狠虐完人家并拾了一路荒后,才有空去看右下角的消息提示。当他看到一排的消息提示时,还是有点吃惊的,毕竟他这只是一个小号,大多都是萍水相逢的路人,很少有人游戏里和他私信,这不但突然出来一个,还真情实感的发了十几条消息……叶修点了一下,人家真挚的倾诉了十八条。再细细一看内容,哦,他想起来了,这不是之前老魏找他替黄少天代打的小粉丝么。这一腔心声倒的确是真爱粉无误了。叶修看着对面的情意浓重,倒有几分受不住,他正准备告诉对方真相,被凑过来看热闹的魏琛删的一干二净。

“哎哎,你干啥呢,你要说也憋着,等下周末过了你约人家出来见面我都不介意。”

“这到底什么情况,你们坑小孩干嘛去呢。”

“哎,也没别的事,你当时也经历过,人家电竞社招新呢。一帮大老爷们没人看,怕招不到人,准备搞点噱头吸引人,不知道哪个小兔崽子想出来说女装怎么样,结果这个最白净的小孩就被大家推出来了。一般人谁愿意啊,换你你高兴?小学弟宁死不从,正当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本学长……”

“说重点。”叶修点了根烟,毫不犹豫的戳破了魏琛的牛皮。

“哎,不就是知道他男神是黄少天么,现在的社长是我朋友,就来找我问能不能和黄少天比一场,然后……就是你知道的那些了。”

叶修想到魏琛和黄少天莫名其妙的吵架就好笑:“多大的人了,跟个小学弟过不去。”

“哎,黄少天可不止是我学弟啊,还是我徒弟呢。小子翅膀硬了,敢和文州合起伙来……”

叶修把魏琛的碎碎念充当背景乐,想了想,他还是把小学弟的深情表白截图发给了黄少天。

“?????叶修你怎么回事中毒了还是发烧了?不过没关系,你要是仰慕我你就直说,不用这样委婉客套的!嘿嘿你是不是看清自己的真实水平了?没关系,以后跟着你黄哥哥混,保你还能在道上横着走五年。”

叶修看着屏幕那头的黄少天在自high,突然就不是很想告诉他真相了。

“没事,这是我粉丝写给我的,我就是给你看看。”

“??老叶同志你这个就不厚道了吧?何必专程拿给我来看……哎等等,这个真的是写给你的吗?我怎么不知道你可以使七个半剑影步?叶修你和我说清楚你不要祸害我可爱的小粉丝哦……人呢,人呢????”

 

这边蓝河不知不觉就发了十几条过去,回过神来就有些懵了。无奈游戏里没有撤回键,他一边在城内打圈散步,一边忐忑的在等黄少的回复。

对方保持在线,一直不回消息就像石头不落地,蓝河心里七上八下的。其实本来也没啥,无非就是些吹技巧吹天赋吹性格的事,他也是知道自己粉的大神是亲民那一挂的,但现在长时间不回复,反而让他紧张起来。

蓝河已经把这条街上的359个摆摊的都逛了一遍了,右下角一有消息提示他就大爆手速点开……

[荣耀温馨提示:请合理安排游戏时间,注意休息,做适当身体活动。]

“靠!”

等当他心灰意冷考虑要不要去野外看几个小怪泄愤的时候,他心目中男神的消息才姗姗来迟:

“我知道。”

???????这真的是他男神吗?第二次只说三个字?这种特殊待遇是他这种粉丝可以遇到的吗?

“竞技场来一局吗?”

知道了!!!!这种待遇是可以拥有的!!!!!!

蓝河立马放下心中的戒备,欢快的扎进了被虐的房间。

 

就在蓝河回味着和男神的同台竞技之时,终于到了让人欢喜让人忧的周末。蓝河一早上就被舍友从被窝里拖出来,说是要去化妆准备。

还没睡醒的蓝河在看到活动室内如狼似虎的女生后,顿时吓清醒了。拜托他除了是弱小可怜又菜鸡的普通社员外,他还只是个【哔】男啊!几个女生对他上下其手合适吗!

在他哭爹喊娘换上裙子之后,不用看镜子就知道是什么样的情况,等会被笔言飞他们看到少不了拍照嘲笑,之后一定要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把照片删掉。

经过了一个半小时的打扮——若干次眼线笔戳到眼睛、花妆后,蓝河终于拿着一块招新的牌子站了起来。

过短的裙子使得腿间凉飕飕的,让蓝河非常没有安全感,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就被其他女生推搡着到了门口,其他社员倒是很配合的大吃一惊,同宿舍的三人直接看呆了。

“老老老……老蓝,”笔言飞看到蓝河这个娇嫩的样子,都不好意思和往常一样和他勾肩搭背,“真是女大十八变啊,认不出来了!”

“去你的!”蓝河倒是没变,还是习惯性的想勾住肩揉他的脑袋,被后面的女生紧急叫停:“哥哥!!!!!!走路的样子能不能注意点!走光了都!!”

大家已经从一开始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该拍照拍照,该嘲笑嘲笑,一群人拥着他到摊位面前“招揽顾客”。

蓝河出来的时候连假发都带好了,不开口说话还真的挺像高个的小姑娘,偏偏穿得还是学生气十足的水手服,——蓝河在看到这个衣服后就和入夜寒吐槽,这一定是社长的癖好问题,平胸高个美少女,放社团摊位门口的确是很扎眼。就算没什么兴趣的人也纷纷留步,更不用说本来就喜欢打游戏的新生了。

本来蓝河还有点紧张,一有人停下来看他他就手心冒汗,但随着人流的增多,他也习惯了自己看板娘的身份——反正别人不知道他是谁!

虽然只是自己骗自己。

但想通之后,他塞传单递报名表的动作更娴熟了,甚至在人家拍照的时候还会露出浅浅的酒窝。

很快一个上午就过去了,社长看着厚厚一叠入社申请,笑得嘴都合不拢了,蓝河OS,社长不愧是商学院的,各种做法都很符合他的专业啊。社长体贴的让大家先去吃饭,他自己看摊,蓝河懒得走路,想让笔言飞他们带饭,却被社长打断了:“别啊,小蓝你可是我们的功臣,今天我请你吃饭!”

蓝河陪着社长左等右等,大餐是没等来,倒是等来了两个学长。

两位学长目测都比蓝河高一些,一位胡子拉碴,随便套了件T恤脚踩拖鞋的,看到社长就热情地拉着他去摊位的另一边闲聊了,留下了另一位和蓝河面面相觑。

还有一位倒看上去不是很大,规规矩矩的穿着白衬衫牛仔裤,蓝河看着对方还算清爽的脸,猜想他是不是大二学生来社团帮忙的,中午趁着休息时间放松一下。看看别人再看看自己,蓝河想着晚上一定要早点收工,坐一天他都快僵掉了。

包括此时,蓝河用着今天刚练出来的营业微笑,看着身边的这位校友。

对方突然开口,声音还有点好听:“你们电竞社平时都有什么活动?”

上午遇到这样的情况,蓝河都是不开口,靠边上的社员来救急,他就安静的做个美……美男子,现下边上没人,他怕开口人家觉得他是个变态。

对方好像看出了蓝河的窘迫:“没事,你说吧,我知道你是男生。”

“嗯……也没什么活动,”蓝河不知道是不是着装的原因,声音比平时还要软上几分,配上南方人特有的口音,真是谁听谁知道了,“平时就一起打打游戏,偶尔组织个PK啥的。”

对方也不知道是哪里产生了兴趣:“哦,那大三还能参加吗?”

“啊?”蓝河也不知道是被学长的年龄震惊到,还是被他的话震惊到。“可以是可以……”

“行吧,那给我张报名表。”

蓝河看他工工整整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叶修”,总觉得有点耳熟。

魏琛那边和社长聊完了,回过来一看:“哟老叶,你怎么会想到加社团??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叶修吗?”魏琛看到在他面前局促不安的蓝河,伸手捅了捅叶修:“哟,怎么说,看来人小王想得主意还挺有用啊,其实只要把你招进去了,还担心没人吗?”

难道是个大神?蓝河悄悄的拿手机开始搜索叶修的名字,还没等他找到什么结果,叶修倒是先向他伸了手:“以后有机会一起打游戏啊。”

“好嘞!虽然我自己说有点自夸,但我水平还算社团里中上呢。”

是啊,我早就见识过了,叶修忍住了笑意:“荣耀玩吗,回去加个好友。”

“好好好,我大号叫蓝桥春雪,就是白居易的那首诗,我是蓝溪阁的剑客,兄弟你呢?”

“我玩战法。”

社长看着他们热切的讨论起来,想到魏琛刚才告诉他的事,只求叶修大神赶紧走,别说破了什么,可真让他脸没地方搁了。

蓝河觉得但凡不是中草堂的荣耀玩家,就都是好人,所以当对方要求拍照的时候他丝毫不扭捏的摆了几个可爱的pose(尽管社长和魏琛觉得并不可爱)。

魏琛看着叶修的一举一动,心里暗骂老阴逼。叶修看他一眼就知道他在骂啥,轻飘飘回了个眼刀:怪谁?

招新活动结束后,蓝河作为最大功臣被灌了好几瓶酒,他无奈的说道:“不管啊,下次别再找我了,我今年看了,有个小学弟个子不高又可爱,明年可以找他……不对啊!我们就不能发展一些学妹吗??”

大家嘻嘻哈哈的吵闹着,全然不管蓝河的呐喊。

就在此时,蓝河离线的游戏账号上,多了一个名为无敌最俊朗的好友申请。

【END(?)】

最近沉迷新墙头,完全忘了提一提自己的周边了(。